• <nav id="eyuk8"><nav id="eyuk8"></nav></nav>
  • 您好!歡迎來到絲綢大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收藏拍賣 >正文
    精品文物系列(七)
    發布時間:2020-05-21



    黃緞地柿蒂孔雀紋織成襕袍


    明·一級文物

    衣長135cm,通袖長252cm

    該文物為2012年蘇州木瀆地區明代墓葬發掘出土,根據墓志銘考證,墓主人范唯一系北宋名臣范仲淹第十六世孫,三品文官。該袍衣式為交領右衽、上裳下裙式連體袍服,下裙的“襕”左右兩側均勻地布有褶裥,具有明代官服制的典型性。面料為正反五枚提花緞,其紋樣特征是上裳織有柿蒂形江崖海水牡丹孔雀紋,孔雀尾部向肩部延伸,過肩圖案有龍紋,通肩與裙襕紋飾一致,紋樣十分精致,并由整體織成,含織金。


    黃地套環胡羊紋錦殘片


    唐·二級文物

    44×25cm

    該殘片出土于青海都蘭,為盛唐時期典型聯珠紋緯錦,是中國傳統絲織工藝與外來文化交融的集大成者。初唐絲綢織錦紋樣以走獸紋為主,少部分為禽鳥紋。唐中期,物產豐盈、疆域廣大,波斯文化與漢文化交錯影響漸漸融為一體,紋樣漸推聯珠禽獸紋樣為風尚,晚唐時期則以團窠紋樣為主流。該織錦殘片采用聯珠團窠胡羊紋并行排列,左右對稱,間以幾何形花瓣裝飾,聯珠內胡羊圖案清晰靈巧、生動可喜。


    褐色菱形羅地菩提紋繡衣殘片


    遼·三級文物

    35.5×35cm

    該殘片出土于內蒙古阿魯科爾沁旗的耶律羽之墓,1992年搶救性發掘,列當年全國考古十大新發現之一,墓主為契丹皇族成員,官至相輔,入葬時間為942年。該墓葬出土大量絲織品,融合了中原地區的織造工藝和北方民族的審美特點,對研究遼代絲綢發展歷史意義重大。

    該件文物為衣飾殘片,以菱形紋四經絞羅為底料,用壓金彩繡的方法繡出圖案,即以單根金線釘金壓邊,用平繡針法繡出主體紋樣——菩提、花樹和吉鳥,工藝繁復精細,底料輕盈透薄,圖案絲縷分明,花紋厚實飽滿,排列錯落有致,極富立體感。


    萬字牡丹暗花綺


    南宋·一般文物

    27×24cm

    該殘片出土于江蘇常州金壇、南宋淳祐四年(公元1244年)太學生周瑀墓,考古發掘于1975年,出土了大量絲織品,其光澤、彈性、抗疊性均為以往出土文物所罕見,平素、小提花、大提花俱全,以紗、羅類織物品種居多,綺類也極富特色。宋代服飾受程朱理學思想的影響,表現出崇尚自然質樸、含蓄內斂的時代特征。該殘片質地為平紋地起緯斜暗花,萬字牡丹紋圖案,線條流暢細膩,體現出南宋絲織工藝的機巧。


    黃地鳳穿牡丹紋綾殘片


    元·一級文物

    52.5×19cm

    該殘片出土于湖南省沅陵縣元代墓葬,平紋地起暗花,質地輕薄,紋樣簡潔典雅,秉承了宋代的審美思想。元代,花卉圖案成為服飾紋樣的主要題材,并流行各類吉鳥或動物在花叢中穿插的圖案形式,如“鳳穿牡丹”等在該時期普遍流行,可能是因為一者為百鳥之主,一者為眾花之王,賦予了吉祥尊貴之意。明代之后,鳳穿牡丹依然成為富貴的象征,在其他品類文物上均有體現,影響廣泛。

    (未完待續…)


    圖文源于網絡

    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2016 杭州澳絲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33047號 
    大发正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