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yuk8"><nav id="eyuk8"></nav></nav>
  • 您好!歡迎來到絲綢大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絲想家 >正文
    元代印金工藝
    發布時間:2020-07-08


    元代印金織物十分流行,與宋人將其主要用于衣襟處不同,元人已將其施于整件衣服。所用工藝包括銷金、泥金、貼金、鋪金、砑金等,基本上都以羅、綾等素織物為底料。

    其中最為重要的印金工藝是銷金,即先在織物上用凸版印上粘合劑,然后貼上金箔,經烘干或熨壓,剔除除圖案部分外多余的金箔。圖案受限于印花版,多為稀疏的小型搭子紋,偶見連續大型紋樣,此外還有在印金上加以彩色描繪或套色加印。




    這兩件衣服原為一套,均采用了印金工藝,十分華麗。



    黃地花卉紋綾印金臥獸紋對襟上衣,對襟、窄袖,其中衣身部分面料采用黃地幾何紋暗花綾,袖子部分面料則采用黃地牡丹紋暗花綾。由于套穿在里面,因此印金圖案僅施于露出的袖子和領襟部分。其中袖子主體部分的圖案為水波地麒麟紋(或為鹿紋),袖口處則印有方搭子紋。領襟共有兩層,底層較寬,與袖子部分的面料相同,上層的領襟較窄,采用與袖子部分相同的面料。



    綠色花卉紋綾印金方搭子半臂的衣身部分采用整幅花卉紋暗花綾面料,僅袖口部分有拼接。由于套穿在外面,所以半臂的圖案印滿全部。其主體圖案是小方搭子紋,兩肩各有一個三角形的裝飾區,下方是較為扁平的云紋和花卉圖案,上方是一團窠,內為牡丹圖案。背后有一方形裝飾區,高31cm,寬26.5cm,印有鳳穿牡丹圖案,共兩則。這種方形圖案當時稱為“胸背”,源自金代,流行于蒙元時期。



    “胸背”一詞最早見于蒙元文獻,《通制條格·服色》中載:大德元年(1297)三月十一日不花帖木兒奏:“街市賣的段子,似上位穿的御用大龍,則少一個爪兒,四個爪兒的織著賣有。奏呵。暗都剌右丞相、道興尚書兩個欽奉圣旨:胸背龍兒的段子織呵,不礙事,教織著。似咱每穿的段子織纏身大龍的,完澤根底說了,隨處遍行文書禁約,休教織者。欽此!”元代的地方志中提及當地官營織染局所生產的織物,亦曾提及胸背。

    而關于胸背的更多描述,則出自高麗文獻,《樸通事》上講到兩個舍人操馬,其中一個的穿著即有“明綠抹絨胸背的比甲”,崔世珍在《樸通事諺解》中于此條“胸背”注曰:“胸背,凡于紗羅段錦之上,以彩絨織成胸背之紋,裁成衣服者也?!?/span>



    當時的胸背以妝金(包括妝花)為主,也有采用印金工藝,但極少用刺繡,圖案包括龍、鳳、麒麟或鹿及其它裝飾性題材,但并無等級象征意義。胸背的產地甚廣,史料中提到的有北方的陜西、江南的蘇州、鎮江和寧波。同時,隨蒙古帝國的擴張,胸背傳入西亞,對于當地服飾產生了重大影響。這一裝飾形式又為后續的明朝所接受,明朝統治者在融合了中國用鳥獸象征官員等級的傳統和蒙元用方形圖案裝飾胸背的方法,最后產生了象征官員等級的胸背,即后來的補子。(完)


    圖文源于網絡

    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2016 杭州澳絲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33047號 
    大发正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