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yuk8"><nav id="eyuk8"></nav></nav>
  • 您好!歡迎來到絲綢大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行業生態 >正文
    美美之合 · 織繡云裳藝術展
    發布時間:2021-01-21


    2020年12月15日,“美美之合 · 織繡云裳藝術展”在蘇州絲綢博物館開幕,展覽以傳統“女紅”織繡藝術為切入,落腳于傳統技藝與當代藝術的融合延伸。以呂越、王晨、鄒英姿三位女性藝術家對不同形式的作品演繹,展現“女紅”手藝的當代美學,助力“女紅”技藝的當下轉化。

    展覽學術主持李超德教授寫道:“或許是巧合,亦或是必然,傳統的織繡技藝,已經從閨房走向了公共藝術空間,賦予其深刻的內含,促動著傳統工藝和女紅藝術的華麗轉換,從而獲得女紅藝術的當代呈現?!?/span>




    文化傳統在當下應對的現實應該是怎樣的呢?古老的東方藝術,從來都注重對日常生活的感知能力。這與整個西方藝術史所開拓出的寫實為本的源頭有著截然不同的藝術面貌。而手藝更是如此,我們在傳統的手作之中看到了最直觀的人情和世故。紡織、刺繡、縫紉,這是中國傳統民間母女世代傳承的手工技藝,也是特殊的家族血脈。

    漢聲編輯室在《中國女紅——母親的藝術》中寫道:“對于這些充滿生命熱忱、毫無功利意圖的技藝表現,學者稱之為 ‘母體藝術’ ”。 “美美之合”展覽就恰如其分的呈現了傳統的母體藝術如何在當代藝術的視角中拓展邊界。




    作為高校設計教育工作者的呂越是時裝藝術在國內的首推者,作為織物設計專家的王晨是復古織錦的研究和實踐者,作為蘇秀傳承人的鄒英姿是致力于傳統蘇繡,在現代轉化的工藝大師。三位女性藝術家,三種創作手段,有著獨特串聯的“女紅”基因,各具特色的藝術作品既有傳統技藝的魅力元素,也有當下創作形式多元指向。

    為這次展覽全新創作的合作作品《美美之合》,鄒英姿的蘇繡緞與王晨的宋錦,在呂越的操刀下,巧妙融合于西方“裙撐文化”的時尚造型之中。三人極具代表性的要素有機結合,踐行了傳統女紅在當代生活方式下的生長狀態。確實可謂美美相融、美美之合。




    “女紅”一詞是此次展覽中的主題線索,也是呂越非常重要的一件作品?!杜t》鮮紅的視覺基調讓東方情境躍然而出,以絲綢材質和玻璃鋼,配合精巧工藝塑造緊身胸衣,凸顯女性的柔美與堅強。人體形制的造型及獨特的裁剪線型,呈現出多元的女性形象。原系列中,輔以900朵玫瑰,在相得益彰的碰撞中,服裝伴隨鮮花盛開凋零的流逝過程,也見證了記憶與現實在這手藝與身體中形成的中和。




    展出的另一件作品《化》由蠶絲、蠶繭、竹制繡花繃、發光線和蝴蝶標本制成,可根據展場情況多變組合。取自朱子古語:“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之意,配合蠶繭材質自身的生命本體特征,已然詮釋了世界的造化進程?!盎北臼菚庾?,左邊是人,右邊是顛倒的人。在對立與統一傳統美學涵養中,一切皆為造化,以美聚力,向美生長。




    呂越的時裝藝術創作中,不難看出她一直秉持的創作精神恰是中國哲學思想中的陰陽均衡觀念。更為明顯的陰陽概念訴諸于《晝夜陰陽》中。那是對時間命題的均衡探索,在黑色燈口與白色燈泡的穿插之間,聆聽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的先人話語?,F實的人造光源,已經模糊了晝夜的界限。但我們仍然堅守在晝夜更替的生活邏輯之中,尋常萬物皆由陰陽相生而來,并在聯結與轉換形態中,表達陰陽之原本。宇宙如此,生命亦如此。




    時裝藝術多樣性、模糊性的特點讓我們在未來的藝術方法和設計執行中是大有可為的,而自古東方造物語言的哲學性能為現代時裝藝術的美學內涵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和更加自由的空間。因此時裝藝術是一種認識生活的活動,它應該遵循人類最本真的一種“身體-環境-情感”的感知。服裝本不應是枯燥而缺乏人情味的極端主義作品,而時裝藝術的價值,又何止于美。


    版權屬于創作方


    版權所有 ©2016 杭州澳絲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33047號 
    大发正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