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yuk8"><nav id="eyuk8"></nav></nav>
  • 您好!歡迎來到絲綢大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收藏拍賣 >正文
    “悲鴻生命——徐悲鴻藝術大展”舉辦
    發布時間:2018-04-18

     

    《田橫五百士》1928-30年 197x349cm 油彩布本 徐悲鴻紀念館藏

      為迎接中央美術學院百年校慶, 2018年3月16日至4月22日,中央美術學院舉辦首任院長徐悲鴻先生的大型、綜合、全面回顧性質的研究展:“悲鴻生命——徐悲鴻藝術大展”。

      展覽由中央美術學院主辦,中國美術家協會協辦,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 、徐悲鴻紀念館承辦,并得到了全國多家機構所藏文獻的支持及多位學者專家的學術支持,主要有北京市文物局、國家圖書館、天津博物館、梅蘭芳紀念館、北大圖書館、中華書局、吳作人基金會、常沙娜敦煌圖案研究設計工作室等。

      徐悲鴻是20世紀中國美術史上開創一代新風的先驅者和奠基人,杰出的畫家、美術教育家,他一生致力于“復興中國藝術”, 力倡寫實主義藝術主張,改良中國畫,將素描、油畫這些外來畫種引進、傳播到中國,開創現代意義的大型歷史畫創作先河,在國際舞臺傳播中國藝術,始終矗立在20世紀中國美術由傳統走向現代的歷史轉折節點上。

      徐悲鴻在藝術思想、藝術創作、藝術教育、藝術活動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劃時代的歷史成就,至今仍然是中國美術界的一座寶庫,有待我們持續而深入地挖掘和研究。

      此次大展根據徐悲鴻在油畫、國畫、素描、書法、美術教育、典藏中國古代書畫方面的歷史性貢獻,分為6個版塊,分別是:民生關切—油畫篇,家國情懷—國畫篇,致廣盡精—素描篇,儒雅沉雄—書法篇,終生為師—教育篇,典守精粹—藏畫篇。

      民生關切——油畫篇

      20世紀上半葉的中國內憂外患,身在其中的知識分子面對歷史向他們展開的時代任務時作出了不同的抉擇。性格鮮明的徐悲鴻深受新文化運動影響,在中國美術發展由傳統向現代轉型的歷史節點上,徐悲鴻選擇了用寫實主義手法“以藝報國”,這奠定了他“藝為人生”的藝術思想。他以“獨持偏見,一意孤行”的決絕之心,與當時遠離民族危難、不問天下蒼生而一味囿于繪畫形式趣味的傳統國畫派和追隨西方現代藝術的油畫家們進行長期的辯論,并在此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了自己成熟而完善的藝術思想,不但奠定了寫實主義油畫在中國的發展,推進了中國油畫肖像畫的發展,尤其開創了現代意義的大型油畫歷史畫先河?!短餀M五百士》《徯我后》和《愚公移山》等作品,是徐悲鴻以藝術創作的方式,擲地有聲地回答了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個人在國難當頭、民族危亡的時刻所應該具有的氣節!

      觀者可以從徐悲鴻的油畫探索之路,管窺他“藝為人生”理想的宏闊及實踐的腳踏實地。

     

    《傒我后》 1930-33年 230x318cm 油彩布本 徐悲鴻紀念館藏

      家國情懷——國畫篇

      革命與改良,不但是20世紀上半葉中國社會發展的主要問題,而且是中國美術發展的核心問題。作為憂國憂民,以藝報國的代表性藝術家,徐悲鴻對他所處時代災難深重的祖國身懷拳拳之心,青年時代即立下以藝救國的宏愿。

      徐悲鴻深受新文化運動影響,敏銳地察覺到中國社會的歷史變革,追隨康有為、梁啟超、陳獨秀改良中國傳統書畫的藝術主張,第一個以畫家身份在24歲英年即發表《中國畫改良之方法》,確立了自己的藝術觀念,矢志一生致力于以寫實主義改良、改革中國畫,推進“衰微”的人物畫, “復興中國藝術”,從而建立“新藝術”——“現代之藝術”。 
    徐悲鴻為改良中國畫而上下求索,以寫實主義手法開創了現代意義的巨幅國畫歷史畫創作。他所開辟的中國畫改良之路,及之后所倡導的彩墨畫、新中國畫改造,為中國畫從傳統向現代的轉型,提供了歷史可能性和可行性的探索。他的代表作《愚公移山》《九方皋》《會師東京》《巴人汲水》《船夫》等,無一不是針砭時事之作,其愛憎分明的磊落性格,以黑白分明的筆墨及寫實造型,永存于作品中。

      致廣盡精——素描篇

      “致廣大,盡精微”作為徐悲鴻的藝術準則和理想,可以說是他自1918年以來矢志改良中國畫,建立“新藝術”,“復興中國藝術”宏愿的進一步深化。 
    這一觀念最早在《悲鴻自述》中完整提出,隨后又在《悲鴻自傳》中強調,之后更是請名印家楊仲子為他治朱文方印一枚,凡他滿意且珍愛之作,多鈐此印。他更是經常為弟子、好友題寫此句以共勉。

      徐悲鴻的得意弟子艾中信曾撰文指出他把“致廣大而盡精微”用在素描教學上, 這是艾氏對徐悲鴻自1947年9月在國立北平藝專提出的“無論學油畫、雕塑還是國畫,均需學習一二年素描”教育教學的總結。

      徐悲鴻一向重視素描,提出“素描為一切造型藝術之基礎?!?從1919年赴法留學至1953年離世,始終堅持素描創作,一生留下大量作品。

      此展從徐悲鴻紀念館藏近800件素描中精選50件,從這些精品中,可以看到徐悲鴻在素描領域取得的極高藝術造詣及先驅性探索之路,正是他,奠基了素描這一外來繪畫手法在中國的門類化、學科化及在20世紀至今藝術院校教育教學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及深遠影響。

      儒雅沉雄——書法篇

      對徐悲鴻書法的認識,一般常見于他作品的題跋,很少在展覽中看到他單獨的書法作品,為此,本次展覽將集中展出徐悲鴻各時期各種形態的書法精品,主要包括楹聯、信札、扇面、詩詞書法等共計80余件,以方便學界及公眾對徐悲鴻書法藝術有一個綜合而全面的了解。

      徐悲鴻自7歲起跟隨父親徐達章習字,21歲成為康有為的入室弟子,在康氏家中遍覽名碑,深受康氏書法及書學主張影響。又因其早年隨父習帖,故并不囿于碑學,進而取法帖學,碑帖互用而相合的書風之路,使徐悲鴻的書體將行草的灑脫妙曼一變而為儒雅,將篆隸的渾厚端莊一變而為沉雄,進而自成一家。

      作為20 世紀上半葉文藝界有影響力的重要人物,徐悲鴻的社會交往極為豐富,文藝活動也非常頻繁,他與社會各界著名人士之間的書信往來,無論其內容還是書體,一直深深吸引學界和公眾的濃厚興趣,此次從多家學術機構借展徐悲鴻與友人的信札,多為第一次公開展出。這批信札不但可從生活化的文化視角呈現鮮活的悲鴻形象,尤其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和文獻價值,從中可見20世紀上半葉知識分子的社會習性,文化人之間的交往風氣。

      終生為師——教育篇

      作為20世紀杰出的美術教育家,徐悲鴻在理論與實踐中形成了一套明確而完整的藝術主張,被學界稱為寫實主義體系。他曾多次強調自己的藝術實踐堅持教學第一,創作第二的原則,可見徐悲鴻對美術教育的重視程度。

      徐悲鴻通過創辦美術學校、在十幾所公私美術學校、社團先后任教、帶師生外出寫生、演講、發表文章、在國內外舉辦展覽等多種活動進行美術教育,并親自培養和扶助了一批有成就的藝術家,如吳作人、王臨已、呂斯百、孫宗慰、齊振杞、馮法祀、艾中信、韋啟美、李斛、宗其香等。

      從國立北平藝專到中央美術學院,徐悲鴻藝術和美術教育的盛年,他把大量精力放在廣攬人才、學科發展和學校建設上,為新中國美術教育嘔心瀝血,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教育思想曾產生過深遠影響,至今仍具有強大生命力。

      典守精粹——藏畫篇

      徐悲鴻終其一生對中國傳統民族文化、古代書畫的保護、收藏不遺余力,在有限的財力支撐下積累了蔚為可觀的收藏,可謂如“悲鴻生命”一樣珍貴。這與他終生未了之夙愿——在中國建立美術館以典藏守護中外精品杰作不無關系。公眾可從徐悲鴻的書畫收藏角度,管窺徐悲鴻的藝術觀——重寫實畫風,所藏人物畫居多;輕名重品——徐悲鴻所藏作品不太看重是否出自名家之手,而是看作品的藝術水平高低。

      此次展覽從他所藏12000余件中國歷代書畫中,精選60余幅精品,涵蓋從唐、宋、元、明、清,直至徐悲鴻同時代的名家作品。其中有充滿傳奇色彩、藝術價值極高的《八十七神仙卷》,同時將《八十七神仙卷》與經王季遷督制的等大高仿《朝元仙仗圖》并列展示,以方便學者和公眾對比研究和觀看。此外,展覽設專區悉數展示24卷《中國古代書畫圖目》中錄入的13件徐悲鴻藏品中之精品,以饗觀者。

      徐悲鴻藏畫,不但典藏守護了中外精品杰作,使這些杰作承載了漫長歷史的滄桑,駐留和封存了多少代多少人觀賞研習的目光!尤其飽含著徐悲鴻以藝救國,獻身教育的拳拳之心。正是這些藏品,充分參與到徐悲鴻美術教育的實踐中,使無數藝術學子開闊了眼界。

      大展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首次展出后,將在全國6所美術館進行巡回展覽以饗全國觀眾,分別是:上海中華藝術宮,南京江蘇省美術館,內蒙古美術館,深圳關山月美術館,成都四川美術館,武漢湖北美術館。大展的巡展計劃榮獲了國家藝術基金“2018年度傳播交流推廣項目”基金及榮譽。

      2018年是中央美術學院的百年校慶,在這百年一遇的重要歷史時刻,全面而系統梳理中央美術學院及其前身國立北平藝專在20世紀中國美術發展歷程中所做出的獨特、卓越而不可替代的重大貢獻,具有歷史及現實的雙重意義。而其中,全面而深入梳理院長徐悲鴻的歷史貢獻,不僅對于走到百年這一節點的中央美術學院自身意義重大,對于廓清20世紀中國美術的歷史脈絡,對于發展當下的中國美術事業,也意義深遠。

    版權所有 ©2016 杭州澳絲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33047號 
    大发正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