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yuk8"><nav id="eyuk8"></nav></nav>
  • 您好!歡迎來到絲綢大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收藏拍賣 >正文
    絲綢與中國人物畫
    發布時間:2018-09-20

    中國古代服飾面料多是絲綢,絲綢的特性極大地影響了中國美術特別是人物畫的風格和技法。

    中國古代人物畫與中國傳統的絲綢服裝有著緊密而悠久的聯系。中國畫講究神韻,講究主觀感覺的表現,在技法上又講究線條的運用,所以,在中國人物畫中,通過線條去描繪衣紋,通過獨特的衣紋表現人物的氣質神韻,就成為中國人物畫的特點。



    《韓熙載夜宴圖》局部  顧閎中


    中國人物畫的衣紋十分獨特,這種獨特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中國絲綢服裝獨特的靜態懸垂感,二是中國絲綢服裝獨特的動態飄逸感。


    服裝的懸垂效果是所有柔軟面料都具有的,但中國絲綢面料的懸垂感卻是獨一無二的。絲綢輕盈、柔軟,光滑而華麗,加上中國傳統服裝近似寫意般的寬大,肥碩,使得服裝垂下的部份形成自然下垂的褶皺,這種褶皺渾然天成,顯得隨意而無規則,與棉、麻面料相比,絲綢更加柔軟和輕盈,在靜止的狀態下,其衣紋褶皺更自然隨意,穿在人體上比棉麻更加貼體。



    《朝元圖》局部  宋  武宗元


    在表現絲綢這種懸垂衣紋方面,中國繪畫創造了各種筆法,有人稱為“十八描”筆法,這是根據歷代各派人物畫的衣褶表現技法歸納出來的。明代周履靖的《夷門廣牘》中記載:“衣褶描法,更有十八種:一曰高古游絲描,用十分尖筆,如曹衣紋;二曰如周舉琴弦紋;三曰如張叔厚鐵線描;四曰如行云流水描……”。這些是根據筆法線條的形象而定名的,如琴弦描類似琴弦,比高古游絲稍粗,鐵線描則更粗些。行云流水描則是要根據線條表現出的流暢和灑脫來作形象命名,還有用動物或植物形象來命名的,如柳葉描、竹葉描、蚯蚓描等,都是形容筆法線條的形象。這些豐富的畫技法也說明了絲綢衣紋的多姿多彩。這些絲綢衣紋是與棉、麻以及現代化學纖維衣料的衣褶截然不同的,現代衣褶的描法也隨著纖維衣料的豐富而有所發展,從這一點看,絲綢的特點決定了古代畫技的發展。



    《洛神賦》局部  東晉  顧愷之


    中國古代繪畫史上有一個著名的畫家叫曹仲達,他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北齊的一位畫家,以畫印度佛畫和人物像著稱,他來自西域,繪畫風格帶有異國色彩,到中國后又師法于中國南朝畫家袁倩,受到漢族藝術的熏染,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這些經歷也使他的中國畫法功力深厚,而且富于個性,逐步形成了類似于佛教藝術手法“薄衣貼體”的風格,在中國繪畫史上被稱作“曹衣出水”,也被叫作“曹衣描”。



    《列女傳》局部  東晉  顧愷之


    東晉著名的人物畫家顧愷之(公元344-405年)的《洛神賦》、《女史箴圖》及《列女傳仁智圖卷》和宋代的《八十七神仙卷》等名作,都是通過衣紋的描繪來表現不同人物的神韻,而且服飾本身的形象也是千姿百態,這些衣衫通過千變萬化的線條來描繪,絲綢的神韻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顧愷之的人物畫中多有神仙和宮廷仕女,其服飾形象都處于飄渺的仙境氛圍之中,充滿了浪漫主義氣息,絲綢的輕盈和在風中的復雜變化得到了充分的表現。


    中國畫強調氣韻,這一點在人物服飾畫里除了表現靜態的懸垂感,中國畫家更熱衷于表現動態中的絲綢服飾的飄逸感。唐代畫家吳道子(公元680-759年),的壁畫,就是用“天衣飛揚”般的繪畫藝術而使觀者感到“滿壁飛動”。那些人物穿著寬松肥大,長曳及地的絲綢衣衫或佇立于風中,或飛動于天界,絲衣飄飄,衣褶致密,曲折而又柔婉,姿態千變萬化,營造出一種宛如仙境的藝術世界。我們常說“吳帶當風”,極恰處表現的正是絲綢服飾的飄逸感。


    這些飄逸的服飾形象還與畫家追求的理想人生有著密切的關系,這種自由、隨意、飄灑的意境,正是畫家思想、心境的表露。東晉末年的陶淵明(公元365-427年),棄官隱居,在《歸去來兮》中寫出那種逃出宦海,奔往田園的輕快心情:“舟搖搖以輕飏,風飄飄而吹衣”。明代大畫家陳洪綬(公元1588-1652年)據此作《歸去來圖》,重點刻畫了衣紋,以衣服的飄逸來表現陶淵明(公元365-427年)此時的心境,那云舒浪卷般的流暢衣紋線條,正表現出人物輕松愜意,自由快樂的狀態,當然,這種輕松愜意,自由快樂,也正是中國絲綢的性格。


    圖文源于網絡

    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

    上一篇:絲綢的容顏

    下一篇:絲綢 ? 貴如黃金

    版權所有 ©2016 杭州澳絲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33047號 
    大发正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