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yuk8"><nav id="eyuk8"></nav></nav>
  • 您好!歡迎來到絲綢大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絲想家 >正文
    絲綢練漂印染工藝的發展
    發布時間:2019-07-16


    馬王堆漢墓出土的素紗蟬衣在這一時代,練漂印染技術得到了長足的發展,比起前代成熟很多。染色和漂白已經成功地區分出來。

    根據《太平御覽》記載,戰國時期的漂白技術分為水漂和浸練,到了秦漢時期,則發展成為了煮練和搗練。沸水快煮,木杵絞絲,大大提高了漂白和脫膠的速度,絲綢手感細膩、光潔如玉,質地上乘。




    從馬王堆漢墓出土的絲織的染色物來看,當時的顏色已經達到二十種以上。經過千年的風霜,仍然光潔如新。對于絲綢的上色,多用的是化學方法。

    例如漢代染黑色就是用一塊鐵板,放置在陰暗處,表面上灑上濃度適中的鹽水,再放入醋缸,浸泡三個月左右,形成硫酸鐵,這種成分對絲綢織品的損傷比較輕,著色度較高,是理想的染色劑。這一時期,還新增了很多化學染料,如絹云母、石墨、朱砂、西域胡粉。

    除了化學染料外,還有一些植物染料,如產于西北的紅藍花可以用來著染紅色,茜草可以用來著染黃色。戰國秦漢這一時期,絲綢織品的種類和名目均更加豐富。




    根據《漢書》中的記載,各類絲織品的名稱多達數百種。根據段玉裁的《說文解字注》記載,以絲為偏旁命名的文字有幾十種,以顏色命名的文字也有十幾種。

    戰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較為繁榮的時期,各諸侯間政治、經濟、文化的頻繁交流,促進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絲綢產品已不再是上層社會的奢侈品,逐漸普及到了民間。因此,織、繡、染技術有了空前的發展,為漢代大規模開通絲綢之路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戰國時,絲綢的紋樣已突破了商周時期幾何紋的單一局面,表現形式多樣,形象趨于靈活生動、寫實和大型化。商周時期的神秘、簡約和古樸的風格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蟠龍鳳紋。這時的紋樣已不再注重其原始圖騰、巫術宗教的含義,紋樣穿插、盤疊,或數個動物合體,或植物體共生,色彩豐富、風格細膩,構成了龍飛鳳舞的形式美。




    由于當時織和繡表現紋樣的技術相差較大,浪漫主義風格在織、繡上采用不同的表現手法,絲織上主要采用變化多端的幾何紋樣;刺繡則表現以龍鳳為主題的動物圖案。

    馬山楚墓中出土的大量龍鳳紋是當時龍鳳藝術的集中表現。到了秦漢時期,絲織品的種類更加齊備,花樣更加豐富。漢代的絲織品數目繁多,但是最具代表性的還是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各種絲織品和衣物,年代早、數量大、品種多、保存好,極大地豐富了中國古代紡織技術的史料。




    錦是經絲和緯絲經過多重織造構成的極其精美的絲織品?!墩f文》中對漢錦做出了這樣的記載:“錦,襄邑織文。朱駿聲按,染絲織成文章也。漢襄邑縣貢織文?!鼻貪h時期的織錦是以兩色以上的經絲交替編織換層來顯示花紋的,《漢書》中稱為“經錦”。

    戰國、秦漢流行以二色或三色經輪流顯花的經錦,包括局部飾以掛經的掛錦、具有立體效果的凸花錦和絨錦。1959年在新疆民豐尼雅遺址發現的東漢“萬年如意錦”,使用絳、白、絳紫、淡藍、油綠五色,通幅分成十二個色條,就是漢代典型的經錦。




    著名的“四大名錦”(南京云錦、杭州織錦、蘇州宋錦、成都蜀錦)之一的成都蜀錦就是典型的經錦代表。蜀錦是中國四川生產的彩錦,已有兩千年的歷史,漢至三國時蜀郡(今四川成都一帶)所產特色錦的通稱,以經向彩條和彩條添花為特色。蜀錦興起于漢代,早期經錦為主。西漢時,蜀錦品種、花色甚多,用途很廣,行銷全國。

    《太平御覽》引《諸葛亮集》:“今民貧國虛,決敵之資唯仰錦耳?!碧拼皴\保存到現代的有團花紋錦、赤獅鳳紋蜀江錦等多種,其圖案有團花、龜甲、格子、蓮花、對禽、對獸、斗羊、翔鳳、游鱗等。




    織錦作為絲綢織造技術的最高表現,隨著漢代絲綢之路的開辟,傳入了中亞、波斯、阿拉伯、愛琴海以及地中海沿岸的西歐國家。把東方的精美絲品和先進文化帶入了西方社會,以羅馬為首的西方國家競相追捧,成為上流社會的必備奢侈品,為了得到絲綢甚至不惜發動戰爭??楀\與同樣原產于中國的瓷器一樣,成為當時東亞文明強盛的象征。


    圖文源于網絡

    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2016 杭州澳絲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33047號 
    大发正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