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yuk8"><nav id="eyuk8"></nav></nav>
  • 您好!歡迎來到絲綢大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絲想家 >正文
    非遺絲織工藝品賞
    發布時間:2019-11-22


    “江南好,

    機杼奪天工,孔雀妝花云錦爛?!?/span>

    云錦,美若天上云霞,

    織工精細,用料考究,

    濃縮了中國絲織工藝的精華,

    名列中國四大名錦之首。

    如今云錦還保持著傳統的特色和獨特的技藝,一直保留著傳統的提花木機織造,這種靠人記憶編織的傳統手工織造技藝仍無法用現代機器來替代。




    云錦的“錦”字,是“金”字和“帛”字的組合,《釋名·采帛》:“錦,金也。作之用功重,其價如金。故惟尊者得服?!边@是說,錦是豪華貴重的絲帛,在古代只有達官貴人才能穿得起。

    云錦因其色澤光麗燦爛,美如天上云霞而得名,其用料考究,織造精細、圖案精美、錦紋絢麗、格調高雅,在繼承歷代織錦的優秀傳統基礎上發展而來,又融會了其他各種絲織工藝的寶貴經驗,達到了絲織工藝的巔峰狀態,代表了中國絲織工藝的最高成就,濃縮了中國絲織技藝的精華,是中國絲綢文化的璀璨結晶。




    在古代絲織物中“錦”是代表最高技術水平的織物,而南京云錦則集歷代織綿工藝藝術之大成,列中國四大名錦之首,元、明、清三朝均為皇家御用品貢品,因其豐富的文化和內涵,被專家稱作是中國古代織錦工藝史上最后一座里程碑,公認為“東方瑰寶”、“中華一絕”,也是中華民族和全世界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

    南京云錦木機妝花手工織造技藝作為中國古老的織錦技藝最高水平的代表,于2006年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9年8月《地理標志產品云錦》國家標準在南京通過國家級專家評審,同年9月成功入選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清代在南京設有“江寧織造署”,《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曾任江寧織造20年之久。這一時期的云錦品種繁多,圖案莊重,色彩絢麗,代表了歷史上南京云錦織造工藝的最高成就。




    南京云錦織造鼎盛時擁有3萬多臺織機,近30萬人以此和相關產業為生,是當時南京最大的手工產業。

    “江南好,機杼奪天工,孔雀妝花云錦爛,冰蠶吐鳳霧綃空,新樣小團龍?!笔乔宄娙藚敲反遒澝涝棋\的詩句(詩中的“云錦”不是指一塊布,它不作名詞)。

    明代時并沒有南京云錦這個詞,當時進入皇家的緞子稱庫錦、庫緞和妝花。云錦一詞,來源于清代道光年間南京的“云錦織所”,晚清以來始有商品生產,行業中產生“云錦”的名稱,最早的文字記載出自于民國南京的《工商半月刊》。




    金銀在織物中大量運用是云錦的一大特色,金銀使得云錦更顯得富麗堂皇。尤其是“三色金”的使用,使得云錦的色彩更富于變化。

    真絲則是云錦最主要也是最基本的用材,它良好的吸色性在各種紡織材料中名列前茅,是云錦色彩表現的重要保證。

    云錦中用到的特殊材料,即鳥獸的羽毛。如孔雀羽也會被織進云錦。因為孔雀羽毛的色彩斑斕,在光線的照射下,用孔雀羽織出的云錦會折射出變化多端的色彩,異常華麗。

    妝花是云錦中織造工藝最為復雜的品種,也是最具南京地方特色和代表性的提花絲織品種?!皧y花”是織造技法的總名詞,始見于明代的《天水冰山錄》。




    南京云錦工藝獨特,織造云錦的操作難度和技術要求都很高,織制云錦需由拽花工和織手兩人相互配合,用老式的提花木機織造,必須由提花工和織造工兩人配合完成,拽花工坐在織機上層,負責提升經線;織手坐在機下,負責織緯、妝金敷彩,兩個人一天只能生產5-6厘米,這種工藝至今仍無法用機器替代,故而有“寸金寸錦”之說。

    該書記載查抄嚴嵩家時抄出的大批織物中,有很多“妝花”名目的絲織物。如“妝花緞”、“妝花綢”、“妝花羅”、“妝花紗”、“妝花紬”、“妝花絹”、“妝花錦”等等。




    “妝花” 織物有織金線的,也有不織金線的?!皧y花”織物的特點是用色多,色彩變化豐富。在織造方法上,是用繞有各種不同顏色彩絨的緯管,對織料上的花紋做局部斷緯挖花盤織。這種獨一無二的云錦織造技法配色極度自由,不受組織結構的限制,而被稱之為“妝花”。

    如果要織一幅78厘米寬的錦緞,在它的織面上就有14000根絲線,所有花朵圖案的組成就要在這14000根線上穿梭,從確立絲線的經緯線到最后織造,整個過程如同給計算機編程一樣復雜而艱苦。




    絲織物品總是要通過對材料的加工來實現的,因此材料是絲織工藝成型的媒介,沒有材料就沒有其藝術的特點和風格。材料是一種獨特的藝術語言,是絲織工藝的第一要素,是云錦產生的前提。

    不同材質和工藝技法的運用,體現出的美感和效果是不同的,中國絲織工藝的材料運用,以其豐富的種類,不同的肌理特征和多樣的結構形態,構成了千姿萬態的視覺形象,使人感受到材料中傳達出的久遠的藝術內涵和文化底蘊,傳承了濃重的民族色彩和情感。


    圖文源于網絡

    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2016 杭州澳絲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33047號 
    大发正规平台